财经资讯
原创 贾母有多痛爱黛玉?潇湘馆小坐片刻,做出什么决
发布日期:2020-06-15 03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贾母对黛玉的宠爱到了什么程度?这历来是一个纠结的问题。很多人说,最开始,贾母确实最宠黛玉的。只是后来种种原因,也有其她优秀的女孩子出现,才分散了对黛玉的“溺爱”。但真的是那样吗?

在我看来,贾母读黛玉的宠爱,并没有随时间、随人多而变薄。之所以让大家有那种“移情别恋”的感觉,那也只是亲情到了一定程度的“情到深时情转薄”,但骨子里,其实一点也没有变。我们看一个细节。

话说,贾母携带刘姥姥游览大观园,一众姑娘们都是贴身作陪。一到潇湘馆,看到窗棂上绿纱的颜色有点稍暗了。立即和王夫人说:“这个纱新糊上好看,过了后来就不翠了。

可见,在贾母心理,黛玉进园子里的每时每刻,都是记在心里,映像极深。连一个窗纱的颜色都一眼便发现了。

贾母接着说:“这个院子里头又没有个桃杏树,这竹子已是绿的,再拿这绿纱糊上反不配。我记得咱们先有四五样颜色糊窗的纱呢,明儿给他把这窗上的换了。”

大观园作为迎春省亲的住所,自然不会有寒酸之处。所以,黛玉所在的潇湘馆的纱窗,一定也不会是破旧不堪、不得不换的程度。充其量也就是颜色浅了点,失去了新纱的翠绿。仅仅是颜色的清冷,贾母便不能容忍,这不是对黛玉的关爱之甚吗?

老太君开了口,王夫人以下谁敢怠慢?于是,片刻之间就拿来新的窗纱给糊上了。据说,新糊上去的纱叫做“软烟罗”,也叫霞影纱。这软烟罗有多么名贵?光它的历史就比薛姨妈的年纪还大。纱的本身也是软厚轻密,颜色鲜艳,质地轻软,糊了窗棂,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,所以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。

就连贾府的大管家、见多识广的王熙凤看到霞影纱,也不得不感叹道:“我竟没见过这样的”。

从贾母仅潇湘馆,到换上新的软烟罗窗纱,整个过程也就片刻之间,书中的描述是“小坐片刻”。试问,如果贾母不是真的宠爱黛玉,会在进门的第一眼发现窗纱这么不起眼的东西?能在片刻之间换上那么名贵的“软烟罗”?要知道,那可是连王熙凤都没见过的、眼红的物事哦。